在普惠金融产生以前几乎所有的金融资源都被传

  在普惠金融产生以前几乎所有的金融资源都被传统金融所掌控在包容性的金融体系中,服务于目标客户群的金融机构(微观层面)不可能在“真空”中营业运行,需要存在能够保证微观层面正常运作的一些外部条件,即普惠金融的中观层面。

  包括了基础金融设施(“硬件”)以及要求金融机构扩展服务范围、降低交易成本、促进金融服务提供者之间透明度的一系列辅助性服务(“软件”)。

  建立高效的金融基础设施并完善相关服务,能够提高金融机构的服务技能以及相互之间的透明度,促进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从而使零售金融机构能够以较低成本来提供较高质量的金融服务,是发展普惠金融的必要条件。

  机构网络、行业协会、培训机构、征信机构、评级机构、信息技术、结算支付系统、技术咨询服务等都是中观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注意的是,在不同发展程度的市场里中观层面的参与者是不一样的,在金融体系比较脆弱、金融基础设施不完善的国家或地区,就不能过早地开发信用机构;

  反之,那些金融发展较快、较先进的一些国家或地区就需要广泛的竞争性服务(比如电子支付基础设施)来支持普惠金融系统的发展。

  近些年来,我国(特别是农村)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及相关服务不断发展、完善,但仍然存在着一些问题:(1)在农村,现行的金融结算体系还不完善,存在结算网点少、结算手段单一、清算滞后等问题;

  (2)信用管理体系建设进程较慢,尚未建立起完善的农户以及中小企业征信体系,金融机构难以全面掌握农户和中小企业的信用情况,而且农民掌握的金融知识少之又少、信用意识淡薄,金融机构缺乏有效控制信用风险的办法;

  (3)信息技术以及网络支持服务系统在农村金融中的应用相对较少,技术咨询服务、评级机构、培训机构等中介服务严重缺位。

  宏观层面。在构建普惠金融体系的过程中,为了能吸引多样化的金融服务供给者并促进市场的有序竞争,一国政府必须发挥的一个重要职能就是为本国普惠金融提供适宜的发展环境。

  这里的“适宜的发展环境”包括宏观经济环境、制度环境、监督管理环境等,而在适宜的发展环境中不同的金融服务提供者可以共存而且能够做到竞争有序,从而有利于贫困群体能够较易获取“物美价廉”的金融服务。为此,金融监管当局、财政部以及另外一些相关政府部门共同构成了普惠金融体系的宏观层面。

  一般来说,政府主要以三种方式参与金融系统:(1)制定政策影响金融体系。为了保证金融机构为贫困人口提供金融服务的可持续性,政府需要制定必要的政策以创造一个良好的政策环境,这些政策包括确保宏观经济的稳定,利率自由化以及建立合理的银行监管体系。

  (2)直接和间接地提供金融服务,政府一般通过直接或间接信贷发放控制的方式来扶持某些特定的目标人群,但各国政府很少直接向穷人提供信贷。

  (3)激励性政策,为了提升本国或本地区普惠金融的服务广度,绝大多数的政府都会利用激励和惩罚相结合的办法来引导金融机构,比如向金融机构提供财政补贴或要求金融机构向穷人提供相关的金融服务。

  但是政府参与和支持普惠金融发展的同时,也产生了风险。虽然政府能够掌握的信息完全性较高,而且可以制定与实施相关政策有效地帮助普惠金融机构扫清障碍,从而保持普惠金融发展的可持续性;然而,政府的参与也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风险。政府部门如何持续地、有效地扶持普惠金融体系建设,是其必须要着重考虑的问题。

  普惠金融发展阶段性机理分析。在普惠金融发展历程中,每一个发展阶段的形成机理都是不同的。以下就详细分析普惠金融体系发展的阶段性机理,包括普惠金融体系萌芽阶段的系统形成机理、发育阶段的内在成长机理以及成熟阶段的三元供给机理。

  为了能更好的反映我国经济、金融领域的二元结构特征,把经济领域分为优势经济群体和弱势经济群体,同时把金融体系分为传统金融体系和普惠金融体系,其中优势经济群体包括主导产业、大型企业以及富人群体等等,而弱势经济群体则包括农村地区、弱势产业、中小企业以及穷人。

  萌芽阶段的系统形成机理。在普惠金融体系的萌芽阶段,为了防止“抽水机”效应、系统性风险等问题的出现,更好的引导传统金融体系的金融资源向普惠金融体系转化并最终流向弱势经济群体,金融监管部门有必要在此阶段进行严格的监控、调节及干预,政策性力量的调控应该起到主导作用。

  因此,在系统形成机理图中设置了5个“政策阀”,借以凸显政策调控的关键作用。需要说明的是,“政策阀,,处于实线圈内,意味着此时的政策阀已经开启,或者更详细的说,此时金融监管部门实行的政策是利好于普惠金融发展的;

  如果“政策阀”处于虚线圈内,则说明此时的政策阀是关闭的,此时金融管理部门的相关举措是限制了普惠金融的发展。

  在普惠金融体系产生以前,几乎所有的金融资源都被传统金融体系所掌控,而一定的金融形式是和某种经济形式相对应的,传统金融体系的金融资源在市场规律及趋利性等因素的驱动下一般都会流向优势经济群体,农村地区、中小微企业及穷人等弱势经济群体得不到相应的金融服务。

  传统金融体系甚至把从这些弱势经济群体那里得到的金融资源也都配置到优势经济群体,而弱势经济群体则被排斥在金融服务之外,农村地区金融机构所起到的“抽水机效应”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这些限制及歧视性政策是国家发展战略或金融机构盈利经营策略的结果,但在客观上不仅扩大了弱势经济群体的金融供求缺口,还会使流出弱势领域的金融资源远远多于流入该领域的金融资源,出现系统性负投资。

  而大量非正规金融活动会随着弱势群体金融供求缺口的扩大而产生,例如基于亲缘关系的借贷、典当铺等,这些都会使弱势领域的资金由原来的正规金融系统漏向非正规金融系统;

  另外,优势经济领域的部分资金由于受到非正规金融高利率等因素的诱使也向非正规金融转化。一方面要逐步放松利率上限、供给限额等方面的门槛限制,减缓金融机构对弱势群体的歧视,运用政策性的鼓励增加传统金融体系对弱势群体的金融支持;

  另一方面,通过一系列的金融制度创新,逐步把非正规金融活动纳入到金融监管之中,适度放松金融准入限制,使非正规金融运营“阳光化”,促使非正规金融机构正规化并成为普惠金融体系的一部分。

  另外,在萌芽阶段,不仅要缓解传统金融对弱势群体的金融排斥,还要增强普惠金融体系对弱势群体的包容,实现普惠金融和弱势领域之间双向的直接资金流动。

  而这就必须开启“政策阀III”,消除弱势群体触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一系列障碍,比如出台政策降低进入农村地区金融市场的门槛,支持在农村及偏远地区设立新的金融机构、增加更多终端设备,使金融服务能够惠及到更广泛的地域及人群,包容更多的弱势群体。

  不过,要实现从金融排斥到金融包容的过渡,还需有政府财政资金的支持以分担普惠金融机构初期相对过高的成本。

  虽然传统金融体系仍应主要定位于服务优势经济领域,但是其也是支持普惠金融体系以及弱势领域发展的重要力量。

  对于传统金融体系中那些不具竞争优势、处于较边缘地位、实力相对较弱的部分机构(如农村金融机构、地方性金融机构),需要重新定位,开启“政策阀IV”引导这些机构转变成普惠金融体系的一部分,为弱势领域提供服务。

  另外,由于萌芽阶段普惠金融体系缺乏充足的资金来源,所以需要传统金融体系向普惠金融体系提供资金,这就还需要“政策阀IV”的调节。

  针对传统金融机构出台相关激励性政策,鼓励其利用政策性、商业性批发等业务为普惠金融体系提供必要的资金来源,力争使传统金融机构从弱势领域得到的资源能够“反哺”弱势群体,以解决系统性负投资的问题。

  另外,虽然理论上普惠金融体系应主要服务弱势领域,但是在现实市场背景下,其有时会与传统金融体系争夺优势领域的资源,并在“趋利性”的驱使下偏离服务弱势群体的轨道,所以金融监管部门应加强对“政策阀V”的控制,对普惠金融体系的功能偏离行为严格监管,阻止普惠金融体系向优势领域过度的资金流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14-2022 LD乐动体育网址|注册(欢迎您) 版权所有    鲁ICP备13002859号-1